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二二七八章 省略的仪式
    尽管朱厚照暂时没把选拔司礼监掌印太监的事情公布,不过很多人已提前得到风声,至于获得消息的渠道,让人非常费解,照理除了少数几人知道,旁人对此事应一无所知才对。

    但突然间,好像朱厚照身边人都知道这件事,关心的除了戴义和高凤两个司礼监秉笔太监外,还有之前苦心经营关系且对司礼监掌印之位志在必得的李兴。

    李兴得知这个消息,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不过很快就知道,这件事的始作俑者竟然是沈溪。

    “陛下召见沈大人,谈话都属机密,连拧公公都没机会探听,怎么可能会传到外面来?”李兴感觉这件事非比寻常。

    李兴有些乱了手脚,目前唯一能求助的似乎只有小拧子。

    临近中午,距离朱厚照既定回城时间已经很近了,营地内很多帐篷都已拔起,将士们开始做回城准备。

    不过此时正德皇帝还没有露面,小拧子则在忙碌指挥调度。

    等了许久,一直到小拧子把手头事情处理完,李兴才过去行礼:“拧公公,小的有事求教。”

    旁边本来有小罗子等太监侍候,小拧子侧头看了一眼,这些人都赶紧将目光避开。

    小拧子道:“那借一步说话吧。”

    随即小拧子带着李兴到旁边一处帐篷,见周围没人才道:“李公公,你何事如此着急?”

    李兴忧郁地道:“小的听到一个消息,说是陛下要在各职司太监中选拔司礼监掌印,拧公公可知此事?”

    小拧子皱眉:“你的消息怎么比咱家还要灵通……谁泄露这个消息给你的?”

    李兴惊讶地问道:“难道拧公公不知?小的只是听到身边有人传言,并不清楚是谁放出的风声,料想是别有用心之人。这不,小的特意过来跟拧公公您探个风声,毕竟这世上最了解陛下之人,怕只有拧公公您了。”

    小拧子一摆手:“这种话可别乱说,咱家当不起你扣的这顶帽子……其实咱家也收到一些风声,但具体情况如何,还不知道,或许是有心人放出消息来,故意引起我们这帮陛下身边近臣的矛盾。”

    李兴道:“那拧公公您的态度呢?”

    小拧子忍不住看了李兴一眼,李兴本来满是期冀的目光不自觉躲避开来,小拧子突然明白什么,当即道:“咱家倒想知道你李公公的态度……李公公是否对司礼监掌印之位志在必得?”

    这说话的态度,俨然如早上丽妃质问小拧子,这让李兴很为难,在心底组织了下语言才表态:“小的愿意听从拧公公调遣。”

    小拧子皱眉,心想:“李兴如此圆滑,并不适合充当我的傀儡,若他出任司礼监掌印,不知道会脚踏几条船……嗯,这种人趁早放弃为好,不过让谁顶上来,这倒是个问题。”

    小拧子对李兴已产生极大的不信任,不过他没表现出来,道:“李公公,之前咱家愿意全力支持你当司礼监掌印,不过咱家终归能力有限,最多是在陛下面前提及和夸赞,但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已不取决于咱家是否支持,而是看陛下如何抉择,一切取决于个人能力高低……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李兴听出小拧子言语中的疏离,为难地道:“小人能力远不如拧公公您,若您老人家要参选,那就没小的什么事了……请问拧公公是否要亲自下场呢?”

    小拧子皱眉道:“本来咱家不打算出来丢人现眼的,但问题是陛下要咱家试试,还有,宫里有贵人也想让咱家参选,你说咱家该如何是好?”

    李兴本来以为小拧子不会趟这趟浑水,但听到这番话后,心里不由发慌,因为现在谁都知道朱厚照身边最得宠的太监就是小拧子,而小拧子最近帮朱厚照办的几件事,基本都是司礼监掌印做的事情,而且做得还很不错。

    因为话已经说出去了,李兴只能硬着头皮道:“若拧公公您想当司礼监掌印,小的不敢跟您老争,只能自动放弃。”

    小拧子摇头叹道:“现在说这些太早,咱家出不出来争还不一定呢……咱家只是想在陛下跟前做个不管事的小太监,你们该争还是要去争,咱家只想当个普通人……很多事情咱家也是身不由己,只能尽量把机会留给你,连一些人脉关系也会交到你手里,让你有机会在陛下面前好好表现。”

    若是以前小拧子说这话,李兴会无条件相信,但现在明摆着小拧子有上位的机会,他不相信小拧子会不动心。

    “是,小的谢过拧公公抬爱。”

    李兴尽管牢骚满怀,依然恭敬行礼。

    小拧子又叹了口气,“有传言说,陛下会跟沈大人一起决定司礼监掌印归属,不知李公公有没有沈大人那边的关系?”

    “呃?”

    李兴一怔,随即想到自己跟沈溪间并无多少交集,自己似乎很难得到沈溪的支持。

    小拧子道:“多去走动一下,若只想跟皇亲国戚打好关系,肯定当不上司礼监掌印,陛下非常忌讳这些事……你李公公是聪明人,怎么总做糊涂事呢?”

    李兴身体一震,随即想到,应该是自己跟京城那些达官显贵暗中走动的事情被小拧子知晓,然后出言点醒他。

    “是,是!”

    李兴感到一阵恐惧,自己的底牌被人看穿,还覥着脸来求小拧子帮忙,这跟吃里扒外没什么区别。

    “好自为之吧!”

    小拧子拍了拍李兴的肩膀,“咱家愿意相信你,但你也别让咱家失望!”

    ……

    ……

    一上午时间,关于朱厚照会公开选拔司礼监掌印之事闹得满城风雨,到处都在议论。

    沈溪醒来时已过中午,但他并不着急,因为他很清楚,朱厚照没有睡醒,回城时间估计会向后拖延许久。

    等出了帐篷,沈溪发现外围营帐基本已撤走,于是选了个开阔地驻足欣赏。还别说,这张家口外景色不错,今天风和日丽,蓝天白云下绿草茵茵,围绕营地的潺潺小溪闪烁着金光,就像世外桃源般让人沉醉。

    “大人,陛下还没醒来,您看是否要去面圣?”

    一名太监走了过来,却是小罗子。

    沈溪看了小罗子一眼,微笑着说道:“这位公公,你似乎想安排本官做事?”

    对于小拧子,沈溪客气有加,但对于其他太监却缺乏足够的尊重,尤其知道小罗子的来历,很清楚丽妃不会善罢甘休,正在想方设法给自己设套。

    小罗子吓得赶紧后退两步,低头道:“小人不敢。”

    沈溪冷声道:“陛下休息到几时,自有陛下定夺,本官岂能贸然打扰?本官准备在营地内走走。”

    小罗子非常机灵,看出沈溪对他的态度不善后,紧忙避开,再也不敢在附近晃悠。

    沈溪身边只有几名太监跟随,一个侍卫都没有,不过他没有担心安保会出问题,因为营地周边有大批锦衣卫,甚至外围还有他的人巡逻,可说整个营区固若金汤,除非内部有人对他不利。

    “沈大人真是好心情。”

    就在沈溪闲庭信步时,有人过来打招呼。

    这次前来拜访的是锦衣卫指挥使钱宁,平时钱宁跟沈溪的交流不多,但二人算得上是老相识。

    沈溪看着钱宁,因锦衣卫从某种程度来说算是兵部下辖部门,钱宁这个指挥使主动过来向沈溪行礼:“卑职见过沈尚书。”

    沈溪摆手:“原来是钱指挥使,近来可安好?”

    钱宁答非所问:“卑职已准备好銮驾回城事宜,但陛下尚未起榻,只能耐心等候,看到沈大人在此,便过来打声招呼。”

    双方说话都很客气。

    钱宁没胆量挑战沈溪的权威,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沈溪在朝中的地位都远在他之上,而且朱厚照明显更信任沈溪。

    最重要的是,沈溪控制着目前明军最精锐的一路人马,这路人马踏平草原,凯旋而归,实力有多强没人敢想象。

    沈溪点头:“钱指挥使有心了,若没别的事情,本官继续溜达溜达。”

    因为二人没有共同语言,沈溪不想与钱宁多废话。

    钱宁却显得很急切:“大人,卑职想跟您说一件事……卑职听闻,陛下已决定在内监各职司太监中选拔一位公公执掌司礼监,且由大人参议?”

    沈溪笑了笑,不由对钱宁又低看几分。

    眼前这位实在不是做大事的料,你一个锦衣卫指挥使,能有多大权力?居然跑到兵部尚书面前提问,你是觉得自己得到皇帝的宠幸,就可以蹬鼻子上脸?

    钱宁根本就没资格跟沈溪谈事,作为武将,哪怕有皇帝宠幸,也跟外戚张氏兄弟一样,接触不到核心权力,最多把部分军权掌握手中。

    虽然从某种角度说,沈溪也算是军方的人,但他是文官,处于官员的最高层,而钱宁自不量力来跟沈溪说选拔司礼监掌印之事,只能说明钱宁太过自负,以为自己一只脚已经踏入核心权力层,缺乏最基本的政治觉悟。

    在沈溪看来,钱宁还不如张氏兄弟聪明。

    沈溪问道:“不知钱指挥使哪里听来的消息,还专程跑跟我这个外臣商议,是否合适?”

    钱宁稍微有些意外,惊讶地问道:“卑职来跟沈大人谈事,并不为过,沈大人难道有什么好隐瞒的吗?”

    沈溪看着钱宁,觉得对方政治上天真得可怕,照理说这人在朱厚照跟前得宠,应该有一些觉悟才对,或许是平时朱厚照对他宠信太过,加上有大臣和管事太监见了他唯唯诺诺,让他滋生出一种高傲的心态,以为可以在朝中呼风唤雨。

    沈溪道:“谁来做司礼监掌印,本官无权干涉,陛下也没说过让本官决断,至于陛下如何决定人选,那不是外臣应该理会的事情,所以说,钱指挥使找错人了。再者,这件事难道跟你钱指挥使有什么关系吗?”

    钱宁看着沈溪,神色多少有些尴尬,自己一门心思找沈溪商议“大事”,结果却遭受冷遇,不由感觉一阵羞惭,但他还是厚着脸皮道:“确实跟卑职关系不大,但卑职觉得,谁来当司礼监掌印,对沈大人您,还有卑职都会产生较大影响,自然要尽力施加影响,防止自身利益受损……沈大人以为呢?”

    沈溪轻叹:“无论这件事是否影响到你我利益,但为人臣子应该懂得基本的规矩,不该理会的事情,本官从不强行干涉,司礼监掌印人选并不涉及兵部事务,若钱指挥使对此在意的话,那抱歉,本官爱莫能助!”

    沈溪已把话说得很明白,不管你怎么跟我提议,或者想跟我结盟,我都不会选择你。

    江彬已出现,你钱宁的好日子眼看就要到头了,原本你最大的凭靠就是皇帝的信任,但现在皇帝已不再宠信你,而我也宁可相信小拧子也不会信你,因为你钱宁是个两面三刀的小人,谁会找一个从来没有立场的人当盟友?

    钱宁却不死心,道:“沈大人,您现在的利益已经受损了啊,无论谁当上司礼监掌印,都会将您视作眼中钉肉中刺。”

    沈溪微微一笑:“看起来,钱指挥使比本官都要着紧这件事,实在让人费解,就算事情如钱指挥使说的那样,跟你有多大关系?”

    沈溪最初还保留一定客气,算是给足了钱宁面子,但说到后来沈溪已算翻脸,正如沈溪最初想的那样,钱宁蹬鼻子上脸,你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就不该贸然掺和进来,闹得好像朝廷上下都要跟你来合作。我能跟你说话,已算是给了面子,别给脸不要脸。

    “沈大人……”

    钱宁还想说什么,却被沈溪伸手打断。

    沈溪道:“钱指挥使,做人要懂得分寸,若你实在不明白一些规矩,本官可以教你,陛下身边盯着你的人那么多,难道钱指挥使一点觉悟都没有?若你真想干涉司礼监掌印人选,也该去找那些公公,而不是找本官,本官在这件事上爱莫能助,所以你一开始便犯了个错误,找一个帮不到你的人商议。”

    钱宁脸色阴郁,感觉非常尴尬,望向沈溪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无奈。

    若换作旁人,他或许可以拿出皇帝近臣的派头施加压力,但眼前这位是沈溪,任何人都要给面子,他能跟沈溪说上话已不容易,若还不知进退,那就等于给自己脸上抹黑,也是为自己找不自在。

    “自便吧!”

    沈溪一摆手,“之后大军便要回城,本官要尽情游览一番塞外美景,这里就不奉陪了!告辞!”

    ……

    ……

    朱厚照醒来时,日头已西斜,要不是外面兵马已整顿好,朱厚照真有在城外再停留一天的打算。

    反正对他来说,走到哪里都一样,反正入夜后就吃喝玩乐,在城外反而有种新鲜刺激的感觉,回到城里倒不那么适应。

    小拧子提醒:“陛下,张家口堡那边已有大批军民等候迎接凯旋将士,天黑前应该赶回去,若在城外多停留,对您的安全也会形成威胁。”

    小拧子相对负责任,所说极为中肯。

    朱厚照有些不耐烦:“朕难道不知有危险?不过之前朕已说过,不要让百姓夹道欢迎,怎么还是找人来添乱?”

    心烦意乱下,朱厚照的脾气不是很好,动辄呼喝。

    小拧子习以为常,恭敬地道:“是百姓自发组织出来迎接,张家口内百姓数量不是很多,基本都是军户家眷,若陛下实在不想让人出来捣乱,奴婢这就派人回去通知一声,驱散百姓。”

    朱厚照想了下,一摆手:“算了,朕并非不讲情理,他们愿意出来迎接由着他们,不过兵马全要进城,需要不少时间,百姓夹道欢迎多少是个阻碍,一定要安排足够的人手维持秩序,不然进城时不知道要堵多久!”

    见小拧子拿纸笔记录下来,朱厚照又道:“对了,之前朕不是跟你说过要选拔司礼监掌印么?回头你去吹个风,主要是通知内监各管事太监,地方镇守太监,还有监军太监等等,最好把张永、谷大用也一并叫回京城,人越多越好,一起进行比试,朕想知道谁本事最大……小拧子,你要好好表现,若你在这次竞选中脱颖而出,朕会让你来当司礼监掌印,到那时你就可以扬眉吐气了!哈哈!”

    在朱厚照看来,这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根本不顾当事人的感受。

    小拧子心中一片胆怯,暗忖:“陛下这是要把多少人调回来比试?是否回头张苑也可以借此复出?”

    朱厚照打了个哈欠:“既然时候不早,赶紧筹备回城事宜吧,朕回去时不骑马了,乘坐銮驾,可以在銮驾里好好休息!”

    本来朱厚照骑马可以加快回城速度,毕竟进城早晚主要取决于朱厚照几时抵达城塞下,现在朱厚照决定乘坐銮驾,要走四十多里路,等于说到天黑时未必能回城,小拧子心里自然越发着急。

    但现在朱厚照明摆着没有改变心意的打算,小拧子只能赶紧去安排。

    出皇帐时小拧子心想:“陛下说要乘坐銮驾,那就让马车走快点儿,或者可以让部分人马先回城,等陛下抵达城塞时,庆典可以照常举行,就算天快黑了,问题也应该不大。”

    设想很美好,现实却很骨感。

    等朱厚照銮驾抵达张家口堡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这会儿城塞上下即便点燃篝火和火把,为大军照明,但视线严重受阻,之前安排的庆典仪仗根本没法体现出来。

    朱厚照在路上补了一觉,等他睡醒时,小拧子正跟着銮驾马车一路小跑。

    “小拧子,到张家口了吗?”

    朱厚照从銮驾上扒拉着帘子往下问道。

    小拧子本昏昏欲睡,闻言抬头望着朱厚照:“陛下,快了,还有不到二里路,这不前方城塞在望了么?”

    朱厚照回头看了一眼:“沈先生呢?”

    小拧子道:“沈大人就在队伍后面,是否将沈大人叫来?”

    朱厚照松了口气:“有沈先生殿后,朕就放心了,赶紧进城,出来时感觉还好,怎么回来时这么累?唉,可能是平时朕缺乏运动吧!”

    小拧子心想:“您老人家总算知道自己平时不活动筋骨,身体缺乏足够的锻炼,这不出城时还龙精虎猛,回来可就没那么好的精神了。”

    兵马继续向前,一应迎接仪式全都省了,到了城门口直接进城,一刻都没有多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