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藏冰 > 第一百七十五章:悟剑【上】
    周倾欠身施礼良久,并未有回应。

    悄悄抬眼看了看前方,却发现扫雪客和老人全都把注意力投向黄面人张进酒,而全然没有理会自己,心下不由有些惶惶然,忽看到左沂向他使了一个退下的眼色,这才松了一口气,却步后立,站直身子。

    心中的念头从未断过,一边思索着,一边缓缓将视线从眼前突然出现的一张张陌生脸孔上扫过。

    眼光扫到站在李长情身侧的晏闻声时,晏闻声也在看他,冲着他稍稍吐了吐舌头,就将视线转向到另一侧。

    晏闻声的脸上带着新奇与激动,显然,她也从来没有看到如此多的高手汇聚一堂。

    阁内沉寂半晌,无风无浪。

    目光齐刷刷地落在坐于主位上的张进酒身上,似乎是都在等着张进酒第一个开口。

    张进酒伸出一只黄惨惨的纤细手掌,抄起侧桌上的一枚柑橘,先是把玩了两下,而后剥开外皮,将橘瓣散开铺在桌案上,伸出手指一指被他随意丢在一旁的橘皮,挑眉一笑。

    “人都到齐了嘛?”张进酒的声音很清朗,一经开口,因为沉寂而带来的清冷便被一扫而空。

    直到此时,他才仰头正视前方,在这群足以震动大半个江湖的人列中草草看了一遍,“看来是齐了。”

    他大大咧咧的站起身,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抬手挖了挖耳朵,动作极其随意,笑呵呵的道:“老窝囊,看来参加你寿宴的人还真是不少呐,缺我一个吗?”

    一挑眉,又睨了睨老人,见他稳稳站到扫雪客的身侧,顿时有些诧异。

    在场的人都是知道扫雪客身份的,剑道权威之名不是江湖上鼓吹起来的,而是实实在在的实力,这群江湖好手站到扫雪客的下手心甘情愿,左沂也是向后错开了半步,以表身份。

    可这名不见经传的老头子,是何来历,竟然云淡风轻的和扫雪客并肩站在首位?

    莫非……

    眼神一凝,他发现老人的背后挂着一个由黑布包裹,通体长直的物什,陡然一凛,脑中想起了一些什么,直接收去了懒散之态。

    “只有你面子够大,访城赴宴不走正门,直上主峰。”扫雪客道。

    张进酒无奈的摊了摊手,压低了几分声音道,”看你守门守得如此严实,夜又深了,万一我的大剑神闭门有何……要事,嘿嘿,打搅了怎么得了?却不想悄悄登一次立剑峰,惹来了这一屋子的人。唉,想当年,我夜宿龙床半月久,大内都未有一人发现我,天唐那群窝囊废,还是比不得堂堂探雪城中人的感知灵敏啊。“

    说到这里,张进酒口中“啧啧”两声,两步走到扫雪客身前,大笑着给了一个熊抱,扫雪客黑着脸任由他抱着,这位不知尴尬羞耻为何物的天唐大宗师年年都要来这么一次,起初他也是极为抵触的,但日子长了,久而久之也就习以为常了。

    ”哎呦,大剑神,一年未见,你这身条可瘦多了,想来是……老当益壮了吧?我们雨夫人的腹里有没有动静……“

    扫雪客面上黑气更浓,不用想也知道他身后的群侠肯定是笑作一团了,就连周倾在旁侧听着张进酒的满口荤腥都感觉脸上发烫,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噎死过去……

    如此之人也能成为……天唐大宗师?成为江湖上人人皆知的一方霸主?

    扫雪客缓缓探手,抓在张进酒近在咫尺的脸上,没好气的一把推开,常年保持的温文之气险些被这个江湖败类践踏一空。

    强忍住一剑将之斩杀的冲动,骂道:“孺子之口,难吐霹雳之音,乌鹊之口,只露脏污之秽,酒囊子,你这形容言语,实在难怪唐皇此生再不让你登入大宝之堂。“

    张进酒似是被他这话戳了痛处,讪讪的摸了摸鼻子,皱着眉闭上了嘴。

    周倾强忍笑意,心道书中所载果然不假。

    这位时常吟诵”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江湖人送绰号”醉黄沙“”进酒客“的张进酒本身出身世代良相之族,生来世袭厚位高官,自小就是被当作未来的一代大相而培养的。

    之所以会选择涉身江湖,纵情山水,在山林中悟道二十载一举成为天唐鼎鼎有名的一代武学大宗师,是有一番典故的。

    恰巧周倾曾在陈老道所撰的那部【百年江湖人】中读到过,记忆分外清晰。

    在天唐,敕封相族的张家,其地位根本不亚于镇天府在大周、宇车王府在宇内的地位。

    而拥有如此影响力的原因就是,历朝历代,那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首席大相位基本上都是出自张家,天唐四百年历史中,只有一代例外。

    首席大相可以直管天唐全部文臣武将,独揽大权,相令一出,与唐皇谕旨无异。

    或许是因为张家所有人天然患有绝症厚土无一人能修行内气的缘故,天可怜见,赋予了他们远超他人的治国大才,历代首席大相无不是独领风骚,一人便可治国安天下的硕硕之子。

    他们虽然寿命短暂,大多活不过三十岁,但在任期间均能把家国治理的井井有条,国泰民安,更有甚者开疆扩土,兴兵远战,屡有奇功。

    天唐也因此国力强盛数百载而毫不衰弱,在如今这个大周一日不如一日的时代,有人暗暗说,天唐很有可能是继大周之位,拥有大半个天下附属国的一流帝国,这些功劳,大多赖于张家良相。

    奈何凡事总有例外,有山窝可腾金凤凰,便亦有金海滚出窠臼蛇。

    长盛不衰,子孙繁多的张家传至张进酒这一代,戏剧性的仅有张进酒一个男丁。就算如此,依然无人敢小觑,毕竟张进酒是未来首席大相的可能性在九成九,自小受到的追捧不计其数,日日都有人献礼拜访,欲图和张进酒混出面熟,他日仕途一帆风顺。

    孩子长到九岁,依然不会说话,族中活过三十岁关口的数十位长辈联袂到唐皇的御花园中请来了年过两个甲子的天唐大国手李献辅亲自出手,为小张进酒诊治。

    只此一诊,张进酒的命运被彻底更改,他注定不会再成为良相,终生也与庙堂无缘。

    陈老道著书时曾在张进酒生平一侧留下了一段小注,“生非江湖人,安能常江湖。生乃江湖人,高门未可逐。庙堂难容者,江湖市井亦可慰藉平生。江湖难容者,庙堂高阁亦有容身之所。庙堂江湖两难容者,唯有向道,心向道,行向道,品向道,道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