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强守信系统 > 第三十三章 朱德彪(盟主加更)
    任立诚顺着男人的视线望了过去。

    一个穿着粉色西装的肥胖男人,任立诚粗略的估计他这身肉至少给有四百公斤。在身边穿着低胸装的高挑女性的搀扶下,肥胖的男人才费力地从黑色奥迪车里走下来,刚站稳就忍不住抽出手巾擦拭额头上的汗珠。

    任立诚险恶地看着来者脸上的横肉,以及他每只手上都戴着的粗大金戒指。

    这家伙一瞅就是没有品味的暴发户啊!

    任立诚也懒得管他是谁,回头故作生气地样子问那男人道:“怎么还有人?”

    男人显得很无辜,耸耸肩并露出玩性的笑容,说:“老板,本身这就是次拍卖会,自然是来参与拍卖的人越多越好喽!”

    男人的说法确实没毛病,可这并不是任立诚真正想问的问题。

    “他也是想买拉比斯藏宝图的一角吗?”

    “自然,这东西现在可是抢手货,早在你俩之前,已经三位贵客提前到了,为了拉比斯藏宝图的一角在里面等着呢!”

    竟然还有三个,任立诚心里一惊。

    “都是你在博物馆里物色到的对象吗?”

    “并不全是,只有你们两个是我在博物馆里找到的,嘿嘿!”

    任立诚走近一步,紧紧盯着男人的眼睛,咄咄逼人的语气问:“你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为什么会去博物馆找人?”

    “这个问题,你不如去问问,那个和你一起被我在博物馆里找到的客人吧!”说着,男人就转过身,对两人招招手,“好了,快点跟上来吧,我给你们两个找个好位置,晚了就只能站着了!”

    看着眼前的男人,任立诚对他的身份和他所知道的一切越来越好奇了。

    原本暴发户还想带着女伴进去,不过被男人拦住了:“抱歉了先生,拍卖会只能一个人进去。”

    于是他只好依依不舍地让妙龄女郎回车里等他。

    暴发户走在任立诚的后面,走两步就累得发出粗重的喘息声,甚至一股热气喷在任立诚的脖子上,可把他烦死了,巴不得离暴发户远一点,可是最后男人还是把他俩安排坐在了一起。

    一路经过喧闹的酒吧,在酒吧的里面有处特别的入口,由两名保镖看守。走进这里,又爬了漫长的楼梯,再打开一扇厚重的铁质大门,三人这才到了地下拍卖会。此时暴发户几乎快要累虚脱了,一路上没少听他抱怨。

    拍卖会场比刚刚经过的酒吧还要宽敞一倍,而且要安静不少。一群穿着华丽的人坐在沙发上,品味着高级红酒,窃窃私语,谁也没注意刚刚到来的任立诚三人。

    任立诚边走边观察着坐在里面的人,同时他在里面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林董?

    林董,也就是林旺飞的父亲,魔都珠宝业的大亨。他此刻就坐在离拍卖台最近的位置,和身边的男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一脸的高傲表情。放在他桌子上的,是一张写着大大的“1”的牌子。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虽然自己和林家的事情已经因保密程序一笔勾销了,不过当他看到林董时,还是有一股强烈的厌恶感。

    感受到一股强烈目光正注视着自己,林董不禁回头望了一眼,不过他看到的只是一个陌生的年轻面孔。林董总感觉这个面孔很熟悉,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干脆便不再理会。

    男人为任立诚和暴发户找了个靠后的位置,同时给了他俩一人一张牌子。任立诚是41,暴发户是42。

    任立诚的心里不禁有些窝火,这拍卖会里属他俩的位置最靠后了,带着怪罪的意思看着男人。

    男人笑嘻嘻地说道:“咱这拍卖会是按客人曾在这里消费的金额算的,只要花的钱够多,你就能坐前排。两位第一次来,只能委屈坐在最后了。”

    听完男人的话,任立诚这才稍微舒坦点。

    若不是钱被自己浪费得差不多了,他才不愿坐在这么靠后的位置,看来给抓紧赚信用点了才行!

    反观暴发户,丝毫不觉得自己的位置如何,还乐呵呵地谢谢男人。

    “好了,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预祝两位能够获得自己想要的卖品!”说完,男人就离开了这里。

    留下任立诚和暴发户默默等着拍卖会开始,任立诚看了眼时间,8点15分,距离拍卖会还有一段时间。

    一名服务员走到两人身边,问:“您好两位,需要喝点什么吗?”

    任立诚摆摆手,说不用了。

    暴发户一听眼睛亮了,说:“快,先给我倒杯凉水,要渴死我了都。等拍卖会开始了再给我送上红酒,哦对了,你们这有吃的没有?”

    服务员点点头:“您想吃什么,我们这里做的都是西餐。”

    暴发户说:“先给我来两大块牛排好了,快点!”

    任立诚心里一阵凌乱,这究竟是个什么玩意。

    接过服务员送上来的水,暴发户一饮而尽,觉得不够,就又让服务员倒了一杯。连喝了五六杯,这才放下,用手巾擦擦头上的汗,然后把视线放在了任立诚的身上,笑了起来。

    暴发户这一笑,脸上的横肉挤到一块,眼睛几乎都看不见了。

    “小兄弟,相聚即是缘啊。我叫朱德彪,你叫什么啊,是做什么的?”

    朱德彪,我看你确实像只猪!任立诚心里暗骂道。

    而且这样直接问人叫什么做什么真的很没礼貌,任立诚没好气地说:“任立诚。”

    但朱德彪丝毫没有看出任立诚的嫌弃,反而更亲切地把沙发往任立诚身边靠了靠,沙发不堪负重地发出嘎吱的声音。

    朱德彪一脸笑容地问道:“小兄弟,听说你也是为了拉比斯藏宝图来的?”

    任立诚不禁多看了朱德彪两眼。

    猛地想起,朱德彪也是为了拉比斯藏宝图,而且一开始同样是去魔都博物馆,说不定他能知道些什么。

    于是,任立诚一改刚刚嫌恶的表情,露出笑容,说:“没错。听刚刚看门的那男人说,老哥你之前也去了魔都博物馆,为什么?”

    朱德彪大笑起来,说:“这两天偶然得到个消息,说拉比斯藏宝图其中一角就在魔都博物馆,所以我想着去那碰碰运气,结果什么都没发现!那小兄弟你呢,你为什么去到那里?”

    听完朱德彪的话,任立诚陪笑起来:“和你一样,我也是偶然得到消息,听说那里有线索。”

    两人会意地大笑起来。

    任立诚心里知道,朱德彪的话绝对是半真半假,能坐在这里的人,都不是平凡人,更不会把真话随便和一个刚认识的人讲。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有人在散布消息,拉比斯藏宝图其中一角就在魔都博物馆。

    看来有机会他还是要听系统的话,在那里找找线索。